但阿萍要断绝交往的立场很坚定

2017-01-22 13:42

  已有家室的阿萍跟蒙某发生了两次性关系后,感到很对不起丈夫,又担忧被丈夫发明,影响到本人的小家庭。思前想后,阿萍决议跟蒙某断绝关系。同年3月底,阿萍向蒙某提出分别。

  “如你不跟我好的话,我就把我们两人见不得人的关系告诉别人!”见阿萍仍不愿和好,蒙某以此威胁她。

  同年5月26日零时许,蒙某约阿萍出来见面。阿萍担心蒙某将他们的关系告知别人,于是批准跟蒙某见面。

  “咱们持续坚持这种关系不好吗?我不会损坏你的家庭。”蒙某一听登时急了,要求继承跟阿萍保持情人关系。但阿萍要断绝交往的立场很坚定,尔后再也没有理睬蒙某。

  两人会晤后,蒙某成心以不车回家为由,要求阿萍开摩托车送他回家。当阿萍开车送蒙某回到其住处邻近时,蒙某忽然拔下阿萍的摩托车钥匙,并以他当前不再打搅阿萍的生涯为前提,请求阿萍与其再一次产生性关联。阿萍为了解脱蒙某的纠缠跟要挟,许可了蒙某的要求。

  然而,蒙某不乐意就此分手,他猜忌阿萍感情生变,是由于交了新的男友人,并以为阿萍故意诈骗他的情感。蒙某越想越赌气,恼羞成怒之下,他通过发短信、微信等方法辱骂阿萍。受到辱骂的阿萍不堪其扰,但依然保持要与蒙某分手。两人关系始终僵持着。

  情夫不愿分手屡次纠缠威逼

  分手瓜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