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当真地说

2017-03-14 14:49

但遗憾的是,人们总认为书读得越多越好,所以读起书交往往不加抉择、见书就读。贪多嚼不烂,过目标书多,留下的养分却很少。蔡元培先生在《我的读书教训》一文中说他读书有两大短处:第一是不能一心,第二是不能动笔,并盼望大家警惕于这两大短处,必定会有很多功效。

哲学家周国平说:“认真地说,并不是随意读点什么都能算是阅读。譬如说,我不以为背作业和阅读时尚杂志是阅读。”真正的阅读,应当是浏览经典著述。日本有一位哲学家叫柳田谦十郎,他花了整整一年才读完康德的《纯洁感性批评》。为了庆祝这件事,他夫人还专门为他举行了一次家宴。这个故事给咱们一些启发:一个人写出一本书诚然不容易,值得庆贺;一个人当真读完一本书也不轻易,也同样值得庆贺。

常有人问我,该读什么样的书?我的答复是“经典”。由于经典原著的思维内涵跟常识含量,长短经典书籍所不能比较的。经典的价值,就在于它能够和一代又一代读者对话,可以引起一代又一代读者的思考。

实在,读书并不在多,最主要的是选得精,读得彻底,要直接读大师的作品。叔本华说过一句话:“谁憧憬哲学,就必须到原著那肃穆的圣地去找不朽的大师。”从一定水平上说,巨匠的原著是最牢靠的。朱光潜先生说:“与其读十部无关轻重的书,不如以读十部书的时光和精神去读一部真正值得读的书;与其十部书都只有泛览一遍,不如取一部书精读十遍。”这是因为,读书有着特别的法则,必需阅历一个接收、转化、升华的进程。